热点聚焦

现在加入省工美学会

入会申请 会员登陆
ad

新闻资讯

  • 学会新闻
  • 业内资讯
#

“红色主题”作品线上献礼展(七)| 盛世华夏,《星耀中华》

为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举办“红色主题”作品线上献礼展,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9月27日至10月31日间,从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全体会员征集“红色主题”或新中国成立相关主题作品,通过审核后,将按报名顺序在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官网、微信、微博平台进行展播。以匠心,献国礼。《星耀中华》——秦志磊该作品整体杯身造型上窄下宽,角度圆润,中下部杯身放宽,寓意“大度能容”,有人生豁达,宽容大气的含义,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男性人物高大正直的形象追求,同时体现着中国这一泱泱大国展现的国际形象。杯身下部体量增大,在使用时重心下移,便于持拿和摆放,有稳重之感,符合人物端正持重的举止作风。杯盖由天青釉和紫金土两种釉色构成,颜色上形成鲜明对比,增加杯子视觉层次感。盖钮设计成镀金五角星,代表最耀眼的北极星居于正中,由盖钮延伸出九道出筋,为陶瓷上的“九棱出筋”工艺,也是古文化中对天体运行的描述,即《易乾凿度》所说:“太一取其数以行九宫”。“九棱出筋”的技法构成“九宫”,也就是天宫,镀金盖钮象征“太一”,是最高之神,由“一”生“两仪”,出“阴阳”, 从而形成天地运行的规律和法度。天数对应地极,天上的九宫即为地上的九洲,五星居中,象征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此设计寓在赞扬中国的荣光闪耀神州大地,同时也寓在揭示中华文明的本源,提醒后人慎终追远,敬畏天地,不忘初心。杯把手在充分考虑人体工学和使用功能的基础上,把祖国70周年生日的数字“70”融入其中,喻示把握“70”就是把握国家和时代的机遇,在杯子的端起和放下间,就是祖国风雨70年走来的心路历程。但是无论年代如何变迁,中国的辉煌始终如五星闪耀在极天,是杯把设计与杯盖的相呼应。龙泉青瓷是世界非遗,广受世界各国的推崇和喜爱,正是文化自信的展现,该作品的釉色则采用龙泉青瓷传统的天青釉色,该釉色是青瓷釉色的巅峰,烧制时采用1300°C一次烧成,达到国际质量安全标准,健康环保,无毒无害,同时保证了作品釉色肥润,晶莹如玉,兼具内敛而沉稳的宝光。青,是中国传统文化特有的色彩,它既是雨过天晴的颜色,也是万物生长的本色,彰显着谦逊、清白,高尚典雅的文化色调。古人推崇龙泉青瓷,亦是借此“青”育 人,倡导不骄不躁,不卑不吭,宁静致远的修养和清廉正义的作风。中国虽然已经70岁了,但依旧如初生的翠竹般保有蓬勃积极的生命力,不同于使用鲜艳色彩表现生命的方式,龙泉青瓷独有的青色更能代表这种不断成长的状态,仿佛预示着无限可能的未来,而这正是未来中国展现在世界的姿态。五千年的历史,最终融于一抹浓淡相宜的青,于中国,于中国人,都是中华文化赋予的先天领悟,传自血脉,无与伦比。团队简介张显荣高级工艺美术师、龙泉青瓷世家掌门人获奖年谱:2010年,《红叶题诗》、《开口圆洗》获第八届全国工艺品旅游礼品博览会“中艺杯”评比金奖、银奖。2013年《金饭碗》、《花式月饼》获“第二届中国·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奖”银奖、铜奖。2017年《西畔》杭州西湖国宾馆陈列并被收藏。2018年《杯王》第十一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展中荣获铜奖。秦志磊十八杯设计总监获奖年谱:第11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展《邂逅》铜奖杨丞钧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一会员,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副秘书长获奖年谱:《官窑盘口瓶》2018西湖博览会紫光杯—金奖《龙凤呈祥》18届西湖艺术博览会-金奖《大吉圆满》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百花奖—铜奖《无相菩萨》中国收藏家协会推荐优秀作品《竹影和诗瘦》20届西湖国际博览会—最具发展潜力奖《陶泥欢喜》中华(台湾)陶艺协会特展

学术前沿

  • 学术沙龙
  • 学术资讯
首届工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举行:传统工艺振兴与创造活力

首届工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举行:传统工艺振兴与创造活力

2018-08-20 10:01:29

由中国美协工艺美术艺委会主持召开的首届工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其主题是“传统工艺振兴与创造活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传承和创新发展,发布《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并强调“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原则,“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传统工艺振兴上升为国家战略,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如何把优秀的传统工艺文化传承下去,同时又赋予时代价值的创新活力,是需要深入研究的课题。为满足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需要,提升传统工艺在丰富文创产业内涵、提高民众生活质量、推动城乡互动发展、助力乡村振兴等方面将释放新的创新活力。激活传统工艺的创新活力,推动传统工艺的振兴发展。借此机会,我从几个方面谈谈自己的认识:一、工艺设计不能脱离现实生活传统工艺处于艺术与生产、生活的交汇处,兼具实用功能与审美价值,很大程度上是民众在日常生产、生活中的一种艺术创造,它源自于生活,又服务于生活,甚至有时就是现实生活的直接表述。传统工艺是在民间生活中创造的,无论是趋利避害、吉祥祈福的装饰、娱玩消遣的道具、信仰祭祀的供奉还是家居日常的物件,传统工艺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无处不在。如今,生活从传统走向现代,生活方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我们仍然需要传承这样的生活艺术和生活智慧,复兴工艺文化的创造力,创作生活之美。在现代经济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文化更需要民族文化身份,不能因为生活方式的转变而改变了文化的基因,丢失了民族的记忆,特别是传统工艺中所蕴含的“匠作精神”更是我们民族文化中宝贵的精神财富。近几年社会热议的生活美学复兴,便体现了我国社会整体物质发达以后,人们对生活品质提升以及重塑传统美学精神的呼唤。工艺设计要反映生活、回归生活、引领生活,这就要求当前创作者必须要深入生活体验,如果对手艺没感情,对艺人没感情,就不可能创作出有温度、有价值、有引领的作品。工艺设计应以传承传统工艺文化为基础,深入研究当下的生产与生活方式,适应现代人的生活价值导向与消费观念,创造具有生活实用和审美价值的作品,追求生活美学的精神。我们在展览中也可以看到,传统柳编工艺与现代公共艺术观念相融合,从工艺设计的视角,拓展了传统工艺的生活应用领域,创作出适合当代生活空间的作品,既没有脱离传统工艺的本质,又体现出适应当代生活审美的创新发展理念。二、传统工艺是设计教育的基础传统工艺是当代设计的文化基础和创意源泉,蕴含我们民族的审美意象。传统工艺造物思想重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重视情感沟通,又富有生活内涵。“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的造物观念,对于今天的设计创新依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传统工艺作为一种文化载体,同时具有审美教化的功能,在长期发展过程中累积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艺术表现形式,形成了传统工艺的审美观念与造型体系,无疑是我们今天设计原创精神的根基。伴随着产业结构调整、生活形态演变、学科体系的建构,从“工艺美术”到“设计艺术”,高等工艺美术教育曾发生过称谓、观念、应用等不同层面的更迭演变,但植根传统工艺的教育理念仍然是具有更持久、更深远的意义。从20世纪初的杭州国立艺专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诞生,始终强调对优秀的民族、民间工艺美术传统的学习,注重继承和发展民族民间艺术,培养学生民族情感。时至今日,无论是工艺教育还是设计教育,都不能丢掉了中国自己的传统和生活的基础,事实上,也只有深刻领会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精神,才可能形成兼容并蓄的文化视野,只有真正把握了民众对于生活和审美的诉求,才能形成具有生命力和广阔应用空间的设计。当前,我们亟需要在设计教育中恢复和重建中华传统造型体系与造物体系,加强传统造型与造物思想的基础学习。三、要克服工艺设计创新所面临的困境当前,在设计为主导的背景下,大家对工艺设计在社会生活所发挥的作用重视不足,也有一些片面的认识,对传统工艺学习传承不足,对现代工艺的创新能力不足,对适应生活的创造更显不足。过度的商业开发中,片面以传统工艺衍生品取代了工艺创新,导致人们对工艺创新的误读。现代工艺设计应该加强传统工艺文化与精神内涵的研究,不断丰富创作题材,探寻新材料、新技艺以及新的应用空间,要注重工艺品质的追求,加强艺术创作质量,凸显传统工艺的时代价值、满足高质量的生活需求的创造能力。工艺创新要讲究规律,要“因地制宜、因材施艺”,把对工艺美术的理解上升到文化层面,不要太商业太功利,拯救和涵养我们的工艺精髓和造物精神很重要,要把工艺美术的创新落地到我们的生活品质的提升层面。特别要强调的是,工艺美术创作者应坚守工艺之道,不断创新工艺境界,既不能固步自封,抱有唯我独尊的狭隘意识,也不能过度追捧西方模式。在坚守传统工艺文化内核的基础上,要善于提炼传统文化要素,善于现代工艺创新,探索传统工艺与现代工艺的融合之路;要怀有开放包容的心态,善于交流学习,从各类工艺设计中汲取营养,丰富创作语言;同时,要鼓励以传统工艺资源为依托,开展创造性的设计转化,以现代工艺设计观念转化传统工艺样式,以现代工艺设计语言转化传统工艺文化元素,以现代品牌设计转化传统工艺代工,更好的发挥工艺美术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构建中的作用。真正振兴传统工艺美术,创新现代工艺设计,丰富当代文化生活的需求。
查看详情